新醫藥透視

降膽固醇針劑治療

血管硬化也有逆轉的可能?

標籤: 膽固醇 , 動脈粥樣硬化 , 血管硬化 , 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 , 依伏庫人單抗 , 他汀類藥物

2018月01月02日 作者:藥物教育資料中心

冠心病不是一朝一夕而發病的,患者可能是經過長年累月的膽固醇問題,令供血至心臟肌肉的冠狀動脈出現動脈粥樣硬化,俗稱「血管硬化」。當冠狀動脈的血管硬化日漸嚴重,較幸運的話,運動甚或用力時會出現心絞痛,令患者察覺到正患有冠心病而求醫;亦有部分的人,血管硬化無聲無息的惡化,導致首項出現的症狀已經是俗稱「心臟病發」的心肌梗塞。

 

問題是,血管硬化除了一直嚴重下去,會有逆轉的可能嗎?

 

血管硬化的複雜過程

要回答這問題,首先要明白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(又稱「壞」膽固醇)在血管硬化過程當中所扮演的角色。血管硬化最初只是單純脂肪物質依附在血管內壁,而身體的白血球為著清除異物會嘗試「吞噬」這些脂肪物質。當脂肪與白血球同時積聚於血管細胞時,血管結構會出現變化而彈性減低。

 

醫學上稱這些脂肪和白血球的積聚物為「斑塊」,斑塊除了會因積大而收窄血管,更令人擔心的是斑塊有機會隨血流而破裂;一旦斑塊破裂,傷口會觸發凝血反應,在破裂處所形成的血栓可以將整條血管堵塞。若堵塞的是冠狀動脈,心臟肌肉會因供血暫停而缺氧無法運作,做成「心臟病發」。

 

減緩血管硬化的藥物

血液內的「壞」膽固醇正正是加快脂肪依附於血管的源頭︰現時常用的降膽固醇藥——他汀類藥物(statins)就是透過降低血液內的「壞」膽固醇水平,從而令血管硬化的過程減慢,預防心臟病發的出現。

 

在2000年代,一些醫學研究已顯示中等強度的他汀類藥物(statin)能減慢血管硬化的惡化,而高強度的他汀類藥物(statin)則相對能截停硬化斑塊的增生。其後的研究更顯示,他汀類藥物(statin)的強度越高,更會有令硬化斑塊消退的能力。這些研究的研究對象皆為已患有冠心病的患者,是確立血管硬化能夠逆轉的重要數據。

 

更廣更強的逆轉證明

直至近年,醫學界追求更高層次的逆轉血管硬化實證,研究單用他汀類藥物(statins)對比起加用生物製劑類的新型降膽固醇藥——依伏庫人單抗(evolocumab)對早期血管硬化的影響。這批患者只是在血管造影上呈冠狀動脈狹窄,未必是臨床上確診患有冠心病(但屬高風險人士)。

 

在接受了1年半的治療後,併用兩款藥物的患者不單擁有降至0.9 mmol/L的「壞」膽固醇水平,硬化斑塊更明顯呈消退。相較之下,單用他汀類藥物(statins)只令硬化斑塊停止惡化,這可能與並非所有患者都使用高強度的他汀類藥物(statins)有關;但這亦同時說明,不論所配合的他汀類藥物(statin)屬高或中/低等強度,加用依伏庫人單抗(evolocumab)都有能力逆轉冠狀動脈的血管硬化。雖然這項研究的結果不能證明依伏庫人單抗(evolocumab)可用於治療冠心病,但卻可能是將來冠心病治療的發展新方向。

 

(鳴謝 Amgen (Asia) Limited 支持)

 

參考資料:

1.    Thematic Household Survey Report No. 58. Hong Kong: C&SD; 2015 Oct. 149 p.

2.    2016 Population By-census: Summary Results. Hong Kong: C&SD; 2017 Feb. 139 p.

3.    Bibbins-Domingo K, Grossman DC, Curry SJ, et al.; USPSTF. JAMA. 2016;316:1997-2007.

4.    Jellinger PS, Handelsman Y, Rosenblit PD, et al. Endocr Pract. 2017;23:1-87.

5.    Schachter M. Fundam Clin Pharmacol. 2005;19:117-125.

6.    Wallace A, Chinn D, Rubin G. BMJ. 2003;327:788.

7.    Chan RH, Chan PH, Chan KK, et al. Hong Kong Med J. 2012;18:395-406.

8.    Jeu L, Cheng JW. Clin Ther. 2003;25:2352-2387.

9.    Koren MJ, Lundqvist P, Bolognese M, et al.; MENDEL-2 Investigators. J Am Coll Cardiol. 2014;63:2531-2540.

10.  Blom DJ, Dent R, Castro RC, et al. Vasc Health Risk Manag. 2016;12:185-197.

11.  Gibbs JP, Slatter JG, Egbuna O, et al. J Clin Pharmacol. 2017;57:513-523.

12.  Dent R, Joshi R, Stephen Djedjos C, et al. Springerplus. 2016;5:300.

13.  Rannanheimo PK, T iittanen P, Hartikainen J, et al. Value Health. 2015;18:896-905.

14. Nicholls SJ, Puri R, Anderson T, et al. JAMA. 2016; 316(22):2373-2384